云栖傅屿寒全本(傅屿寒云栖)小说免费阅读_云栖傅屿寒精彩小说全文阅读

 2023-01-25    admin  

听到声音,云栖连忙正襟危坐,淡声道:“进。” 傅屿寒端着食盘进了屋,今日的他穿着代表玄天宗外门弟子身份的淡青色衣袍,虽然已经有些旧了,却依旧难掩他清贵的风姿。 与昨日地牢中散发的他不同,今日的他墨发束冠露出光洁的额头,只余些许碎发垂在两侧。 剑眉凤眸,高挺的鼻梁鼻头却很精致,红唇微薄唇形却很饱满,肌肤看上去好似比她还要白上几分,更衬的朱唇红润,尤其是那唇珠,好似鲜红的樱桃,看久了甚至想让人去咬上一口。 咳咳! 她好像想多了。 察觉到她的打量,傅屿寒剑眉微簇,他目不斜视的将一碗灵米粥和一碟小菜放下,而后拿着食盘转身就要离开。 云栖看着他的背影,忽然想起了什么,开口道:“慢着。” 傅屿寒闻言剑眉皱的更紧,他转过身来,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,只垂着眼眸道:“师父还有何吩咐?” 云栖看了眼他身上,已经有些泛白的衣袍,从芥子袋中取出自己的令牌放在桌边,淡淡开口道:“以往为师有心魔,所虑多有不周,虽收你入门下,却……” -79 -80

云栖忽的闭了嘴。

云栖傅屿寒全本(傅屿寒云栖)小说免费阅读_云栖傅屿寒精彩小说全文阅读

傅屿寒抬了眸,语声清冷:“师父到底想说什么?” “没什么。”云栖指了指桌上的令牌,淡声道:“你的衣衫有些旧了,用完饭后,拿上为师的令牌,去领些新的衣衫。” 听得这话,傅屿寒看了她一眼,抬脚上前拿起令牌,道了一声:“是。” 他的语声很冷淡,云栖也不以为意,顶着极度仇恨的好感度,要是还能热情似火就奇了怪了。 将原主的高冷发挥到了极致,云栖拿起碗筷淡淡嗯了一声。 傅屿寒看了她一眼,拿着令牌走了出去。 待到房间的门关上,云栖这才松了口气。 妈呀,她算是看出来了,对待男主就要人狠话不多,多说一句都要掉好感! 她早上一个玉简送出去,好不容易涨起来的好感度,只是因为多说了几句话,就白费了。 怕了怕了,从今往后,她还是尽量少说话,只管送送送好了。 出了门的傅屿寒,看了看手中的令牌,拢了剑眉。 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? 玄天门弟子的衣衫,根据不同的身份会有不同的颜色,初入门时都为外门弟子,衣衫乃是淡青色,五年之后会进行拜师典礼,若能顺利拜师,则成为内门弟子,衣衫是淡蓝色,而五大峰峰主的亲传弟子,则是淡紫色。 原主乃是无上峰峰主,傅屿寒是她门下唯一的亲传弟子,按理在入驻无上峰后的第一日,就该拿着原主的令牌去领新的衣衫,以及代表亲传弟子的一应物品。 可是原主从没有提过,故而傅屿寒到现在,领的还是外门弟子的份例,一应物品还是入门时派发的,就连身上的衣衫,也还是入门时领的。 想起以往,傅屿寒的凤眸顿时又冷了几分,他将令牌收好,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冷笑。 用完饭后再去? 送到无上峰的灵米,只有一个人的份例,他哪里来的饭?! 招出入门时派发的下下品飞剑,傅屿寒收的眸中冷色,朝无虚峰而去。 玄天宗有五峰一殿。 五峰分别是云栖的无上峰,大师兄温友河的无妄峰,二师兄邴世恩的无影峰、三师兄柳枝青的无炼峰、四师兄施万清的无虚峰。 一殿,是无量殿,历代玄天宗宗主居住之所,也是议事之殿。 玄天宗宗主一年前陨落,由大师兄温友河继任宗主,但因着规矩,上任宗主陨落三年之后才能举行继任大典,故而如今无量殿依旧空置,温友河仍住在无妄峰。 各峰职能不同,无虚峰负责的乃是外门和内门弟子的教导,以及物品的发放,故而傅屿寒要领衣衫就必须得去无虚峰。 玄天宗与其它宗门一样,皆是每隔十年开一次山门收徒,给凡人一次修炼的机会,当然机会不是人人都有,前提是你得有较好的灵根才行。 而傅屿寒是个例外。 距离上次开宗门已经过去了六年,当年新入门的弟子都已经拜了师,故而当傅屿寒一身淡青色的衣衫,走在无虚峰的时候,顿时引来了众人的侧目。 傅屿寒目不斜视,直往领物资的总领阁而去。 “呦,这不是废物灵根傅屿寒嘛。” 几个身着淡蓝色衣衫的弟子,面上带着讥讽的笑走了过来,堵住了傅屿寒的去路。 傅屿寒掀了掀眼皮,淡淡看了他们一眼,抬脚往一旁走去。 然而他刚刚走了一步,那几个人就又将他的路堵上了。 其中一人面上带着讥讽,笑看着他道:“傅屿寒,你不是已经被颜师公收为亲传弟子么?怎么还是这么寒酸,穿着入门弟子的衣衫,拿着一柄下下品的飞剑呢?” “师兄又何必明知故问,玄天宗上下谁不知道,颜师公不过是看上他那张脸,将他当个暖床的仆人使唤罢了。” “唉,你们可千万别这么说,不管是仆人还是暖床的男宠,人家好歹也是颜师公名义上,唯一的亲传弟子,我们见着他,还得唤一声师叔呢!” “师叔?就他四属性的伪灵根,他也配?!他除了一张脸,还有哪里能上的了台面?颜师公也未必看的上他!” “就是,颜师公那般清冷出尘之人,怎么会看的上这个废物?若真是收了他当男宠,又岂会连件像样的衣衫都不给他?!” “颜师公肯定是一个人住在无上峰,缺少个仆役,这才以收徒之名,特意寻了个废物去打杂罢了。” 这话一出,立刻引来了众人的附和嘲弄的笑声。 傅屿寒面色不变,待到他们笑了一会儿,才出声道:“说够了么?说够了就让开!” “呦,你还横起来了?!” 最先出声的那个男子,忽的收了笑,上前一步看着他冷声道:“傅屿寒,别以为你入了无上峰就是个人物了,颜师公根本就没把你当回事!识相的话,你趁早自己滚出玄天宗,别让你的伪灵根,玷污了玄天宗的宗门!” 几年前,傅屿寒被温友河带到玄天宗,不但破例让他成为新进弟子,还亲自为他引气入体。 若是他是个天才倒也罢了,可偏偏,他是个四属性的伪灵根,是废物中的废物! 这让那些辛辛苦苦登玄梯入宗门的天之骄子,如何不嫉恨? 一开始,他们以为他大有来头还有所忌惮,可当看到温友河为他引气入体之后就再也没有过问,这样的嫉恨便藏不住了。 平日里对他的戏弄自不必谈,还常常借着比试、指导之由,对他多有欺辱。 就这样一个被他们欺压的废物,在几年之后,忽然又被颜师公收为唯一的亲传弟子,摇身一变成了他们的师叔,众人的嫉恨瞬间翻了几倍不止! 可渐渐的,他们发觉,即便他成了颜师公的亲传弟子,可份例却依旧如同外门弟子一般,这才让他们心里稍稍痛快了些。 眼下他们又瞧见了傅屿寒,多年的嫉恨瞬间涌上心头,只觉得这样一个废物同他们共处宗门,都是对他们的侮辱! 更何况,他还是唯一一个,能够与云栖朝夕相处之人! 那可是万年都难得一见,同时拥有天生道胎、变异灵根的颜师公啊。 这个废物何等何能,能与高洁出尘貌若仙子,令他们高山仰止,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的颜师公朝夕相处? 傅屿寒对他们的嫉恨视而不见,只冷声道:“让开。” “让开?” 拦住他去路的男子,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大笑起来,连带着他身后的那几个人,也跟着笑出声。 男子看着傅屿寒道:“要我让开也很容易,只要你能在我手下走过三招,我便给你让条道。” 说完这话,那男子也不管傅屿寒同不同意,立刻招出自己的兵器,朝傅屿寒攻了过去。 弟子在拜师之后,师父会送上趁手的兵器作为见面礼,而傅屿寒自是没有这种待遇,眼看着那男子攻了过来,他也只能急忙招出那入门的下下品飞剑抵挡。 飞剑一出,顿时又引来众人一片嘲笑声。 有人笑着道:“哎呦,他还用着外门弟子的下下品法器啊。” “他是个废物,现在肯定还是在练气期,除了法器他还能用什么?别忘了,筑基期才能用灵器呢!” “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,他跟咱们不一样,他是个废物啊!” 周遭顿时又传来了众人哄堂大笑的声音,就连原先旁观的其他弟子,此刻也跟着笑了起来。 嘲弄声和笑声入耳,傅屿寒忽然就明白了,他那个名义上的师父、恶毒的女人,今天忽然给他令牌意欲为何。 他的眸中闪过一丝凛冽的寒意,但很快又掩了下去。 不行,他现在还是太弱了,想要摆脱那个恶毒女人的控制,就绝不能在眼下暴露自己的实力! 看着冲自己而来的灵器,傅屿寒凤眸一冷,抬起手中的飞剑一挡。 短兵相接,傅屿寒瞬间被震退了几步,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来! 而他手中的飞剑,也因为这猛烈的一击,顿时出现了斑斑裂痕。 攻击他的男子,收回了灵器,看着傅屿寒那狼狈的模样,唇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:“废物就是废物,就算与颜师公朝夕相对,也改变不了你是个废物的事实!今日,我便让你好好认清自己!” 说完这话,他当即又要运起灵器朝傅屿寒攻过去。 他身后的人连忙拉住了他,低声道:“师兄,同门不得相残,给这个废物一点教训就够了,若是当真出了事,惩戒堂那边……” 听得这话,男子的双眸闪了闪。 他重新收回灵器,居高临下的看着傅屿寒冷声道:“今天只是给你的一点小教训,玄天宗不是你这种废物能够呆的地方,识相的自己滚出玄天宗,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!” 傅屿寒垂了眼眸,没有答话。 那男子看着他那张略显女相俊美的脸,冷声道:“滚!” 傅屿寒抬起眼眸,冷冷的看着他一眼,擦去唇角的血迹,握了握手中的飞剑转身离去。 “师兄就是师兄,不愧是我们中的第一人!” “师兄真是厉害,两招就将那个废物,打的跟丧家之犬一样,夹着尾巴逃走了。” “……” 身后传来众人对那男子追捧的声音,其中还夹杂着对他的嘲弄,傅屿寒眸中难掩戾色,握着飞剑的手也轻轻颤动。 终有一日,他要将所有屈辱一一奉还! 不得不说,灵米就是与普通的米不一样。 不仅香气更浓,味道也更加甜美,更重要的是入腹之后,灵气蔓延开来,整个人通体舒泰,舒服的恨不得在床上打个滚才好。 云栖用完了粥,给碗筷碟子用了个除尘决,而后抬脚出门,重新放回了厨房的碗柜中。 咦? 这柜子里,除了她刚刚放进去的一双碗筷之外,怎的没有别的碗筷了? 秦婠略略诧异了下,便将这问题放在了脑后,许是傅屿寒急着领新衣服,还没来得及将碗筷放回来也说不定。 她心情极好的回到屋中,等着傅屿寒回来。 早上她送给了一个玉简,就涨了8点好感度,这回她送他几套衣衫,怎么招也该给她涨个20点吧。 今天20点,明天20点,就算睡一觉掉5点,一天也是十五点的进账,用不了多久,就能刷到正数了吧? 她的要求也不高,只要能够到正数,让他消了对她的杀心就好。 若是再有个四五十点的好感,那就更好了。 云栖美滋滋的想着,坐在屋中佯装打坐修炼,实则激动的等着傅屿寒回来。 等了许久,终于听到了动静,傅屿寒回来了。 云栖连忙屏息凝神,维持着高冷的形象,等着他进屋。 门外传来傅屿寒的声音:“师父。” 云栖清冷的嗯了一声,下了榻在凳子上坐好,这才淡淡开口道:“进来吧。” 傅屿寒推门而入,云栖抑制着激动,缓缓转眸看了过去…… 鲜红的血条一闪一闪的拉着警报,差点闪瞎了她的眼! 为什么好感度非但没涨,反而从-80(极度仇恨)一下子跳到了-90(杀意汹涌)?!

相关Tags:背影

原文链接:

本文版权:如无特别标注,本站文章均为原创。